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摘要:三天偷营劫寨,我省只增加一个确诊病例,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。经过前一阶段高度紧张的连续奋战偷营劫寨,已经是人困马乏,眼前的好形势似乎可以喘口气了。经过多日居家隔离,不少人已经进入思想和情绪的临界……...

三天偷营劫寨,我省只增加一个确诊病例,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。

经过前一阶段高度紧张的连续奋战偷营劫寨,已经是人困马乏,眼前的好形势似乎可以喘口气了。

经过多日居家隔离,不少人已经进入思想和情绪的临界点,确诊病例的大幅度减少,很多人都急着出来透透气,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偷营劫寨。

但从目前形势看,我们只是赢得一阵的胜利,而且正在接近最后的胜利。目前,疫情防控正处于最吃劲的阶段,也是一个关键的阶段。一方面,防控形势向好,人们难免会出现松懈心态,甚至侥幸心理;另一方面,企业大面积复工复产,人员聚集在所难免。这正是病毒疯狂反扑的大好时机。所以,我们千万不能放松,一阵胜利后,最要紧的谨防敌人“偷营劫寨”。

起码,我们要做好三件事。

首先,要保持清醒的认识。新冠病毒疫情,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、感染范围最广、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。当前,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,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,要咬紧牙关,绝不松劲。

其次,要切实做好“一手抓防疫、一手抓生产”。企业复产复工,要严格遵照分区分级分类要求,关住大门小门,管住工厂职工。低风险地区,切不可麻痹大意,放松防控;高风险地区,切不可追赶进度,盲动冒进。复工企业要毫不放松抓紧抓实抓细各项防控工作。

第三,继续做好基层防控。要推动防控资源和力量下沉,继续做好疫情防控,特别是重点地区的防控工作;同时,要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,对广大群众做好宣传、解释、疏导工作,让大家正确、理性认识目前疫情形势,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出行,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人群聚集。只有每一个人都积极主动参与到这场斗争中来,我们才能赢得这场人民战争的最后胜利。

总之,我们必须高度警惕,任何麻痹思想、厌战情绪、侥幸心理、松劲心态,都会断送目前的好形势。行百里者半九十,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。

文章来源:黑龙江日报

封神大战,苏全忠勇冠三军,一照面斩两将,偷营劫寨大败崇侯虎

君坏臣纲,有败五常。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冀州苏护,永不朝商!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苏护题了反诗,带领家将闯出朝歌北门,奔本国而去。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苏护到了冀州帅府,众部将都来参见。苏护将朝歌之行诉说一遍,料定纣王必来征讨,要众将官训练人马,准备战事。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诸将听令,日夜防范,不敢稍懈,只待厮杀。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崇侯虎领五万人马,不一日已到冀州,在城外安营扎寨。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早有探马报进冀州。苏护问道:“带队的是哪路诸侯?”探马回报是崇侯虎。苏护怒道:“若是别镇诸侯,还有他议;此人素行不道,断不能以礼解释。乘此大破其兵,以振军威,且为百姓除害。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于是苏护传令,出城厮杀。众将听令,各整军器,一声炮响,杀气震天。城门开处,军马一字摆开,苏护大叫道:“请主将辕门答话!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偷营劫寨:黑龙江日报快评:小心病毒“偷营劫寨”

敌营门旗开处,崇侯虎手持大刀,胯下逍遥马,统领众将出营,后有长子崇应彪压住阵脚。

苏护在马上欠身道:“贤侯别来无恙。今天子无道,不久天下变乱。不才自守边疆,贤侯何故兴此无名之师?”崇侯虎怒道:“你忤逆天子诏旨,题反诗于午门,吾奉诏问罪!”

偏将梅武跨青骢马应声而出,叫道:“待末将擒此叛贼!”苏护长子苏全忠纵马摇戟敌住梅武。

两马相交,梅武被苏全忠一戟刺于马下。

苏护见儿子得胜,传令擂鼓。冀州阵上大将赵丙、陈季贞纵马抡刀掩杀过去。只杀得愁云荡荡,旭日辉辉,尸横遍野,血溅成渠。

崇侯虎麾下金葵、黄元济、崇应彪且战且走,败至十里之外。

苏护收兵回城,赏劳有功诸将。副将赵丙建议夜袭崇侯虎大营。苏护大悦,便令苏全忠领三千人马,出西门十里,在五岗镇埋伏。又令陈季贞统左营,赵丙统右营,子时一起杀敌。众将领命而去。

崇侯虎收拾败残军兵,扎下行营,郁郁不乐。大将黄元济道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西伯侯大兵不久即至,破冀州如反掌。君侯且省愁烦,宜当保重。”崇侯虎便在军中置酒,与众将欢饮。

众将正喝得半醉,苏护三路大军杀来。

崇侯虎在梦中闻见杀声,披袍而起,上马提刀冲出帐来。只见灯光影里,苏护跨青骢马持火龙枪刺来。

崇侯虎忙将手中刀对面来迎,两马交锋,两人战在一处。

混乱中,崇侯虎长子崇应彪带领金葵、黄元济杀来助战。苏护大将赵丙、陈季贞也杀了进来。金葵与赵丙交战,被赵丙一刀砍于马下。崇应彪见势不能支,死保着崇侯虎,杀出一条血路逃走了。

苏护赶杀崇侯虎败残人马约二十余里,才传令鸣金收军,回冀州去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zlosa.com/746.html

版权声明:如非注明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