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雨的文章(關于雨的文章名家)

時間:2022-01-14 13:20:15 閱讀:0作者:洛沙网

  雨中情懷
從昨天晚上開始就一直下著雨,淅淅瀝瀝,點點擊落,本來,應當是很有情懷的。可想到雨漬花落,紅散香凋,就有幾份淒迷,更有幾份感傷了。
知道愛雨的人無數,寫雨呤雨的文章更是浩焱如煙,可我也終是一個喜雨之人,對雨有不一樣的感受,也就寫了。
  
雨,在不同的人的眼裏,有著不同的景致關于雨的文章;就如眼前的山水,一千個人有一千個風景一樣。對雨,有人喜歡,有人討厭,有人歎息,有人癡狂,感受各異。
蘇東坡書齋名曰“喜雨齋”,可見他是一個愛雨之人;而現代名士周作人把他的書齋取名爲“苦雨”,雖然不能因此來判定他對雨的喜惡,卻由此可見周先生對雨,多少有些無奈。
  也知道,我那位從年輪上離去,已有多日不曾歸來的朋友,還曾把她的閨房稱爲“聽雨軒”,想她也是一個愛雨、喜雨、戀雨,對雨有著別樣情懷了的人了。
雨也如同花草樹木一樣,能否成爲風景,還取決于人們的心情。久旱逢甘霖,不論在誰的眼裏,都是一份美麗;而淫雨霏霏,堤破水淹,又有誰不爲之而心煩?
但是,雨就是雨,它不因你喜愛而來,也不因你厭惡而去更去,更何況不經曆風雨,就不能見到彩虹的絢麗;沒有雨天的陰雲,也就沒有晴天的陽光的燦爛。
  
江南是多雨的,而生于多雨江南的我,對雨不能不說是熟稔之至;按說應該早已是熟視無睹,無動于衷了。可我對雨卻偏偏有著一份驚喜和新奇。每每雨天,總愛徜徉于雨中,任由那甘甜純淨和雨絲盡情地灑在我的身上,浸入我的肌膚;淋去我心靈中的灰塵和陰暗,讓心情變得潔淨和亮麗起來。
  雨是上天的恩賜,惠世的甘泉,它使萬物蔥郁,生機一片;倘若沒有了雨,那麽這個世界又會是什麽樣子?沙漠遍布,塵暴肆掠,風沙飛揚;不見鳥蹤,難覓獸影,甚至連一絲綠意也不能找到,生命也在這裏消逝,那將是多麽的恐怖和可怕呀。
四時之雨,也因時節的不同,季節的變化而各不相同。
  春雨當算是最美妙精致了,有如青春少女含羞帶嬌般的呤唱;春雨也最爲文人墨客所喜愛。“好雨知時節,當春乃發生”,“天街細雨潤無聲”,“杏花春雨江南”等名句,便是對春雨的贊頌。而《雨巷》中那水淋淋的女子,大概就是沐著春雨而來。最熱烈的當是夏雨了,它就像一個壯實的大漢盡情揮灑的熱汗,有著一種酣暢淋漓的痛快;來勢凶猛,去得也快,幹幹脆脆,從不拖泥帶水。
  它不僅澆灌田地,滋潤禾苗,也在炎炎酷暑,爲人們帶來絲絲涼爽。其功過是非,人們是了然于胸。而帶有絲絲涼意的秋雨,則是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了。它淒涼冷清,霏微蕭瑟,說它是青春已逝,韶華不再的怨婦的歎息,則十分貼切。“對潇潇暮雨灑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漸霜風淒緊,關河冷落,殘照當樓,苒苒物華休。
  惟有長江水,無語東流。”
秋雨中,柳永的心情是多麽地淒涼無奈。李易安在她的《秋情》中也如是訴說著她的孤獨、悲愁、哀怨,“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、點點滴滴。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了得!”。其實,人之悲歡、喜怒、哀愁、與雨又有何幹?冬雨似乎並多見,更少有人喜歡。
  可我卻覺得它猶如是一位斷腕不皺眉、一去不複返的壯士灑下的幾滴清淚,有著一種冷峻、剛毅、悲壯和豪邁。讓人不能不由衷地生出幾份敬意來。
人世間的浮華喧囂,得意失寵,需要我們以平常心待之,對于雨也莫不如此,只有去除浮躁,多幾份平靜,才能體味出它的有趣和詩境,感受到它的精妙和美麗。
  
在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,雨還依舊在下著,就不由得又心生幾分傷春感春 的情懷來,不知不覺春深了,無聲無息夏來了。青春不就是這樣慢慢變老的嘛,夢想也是如此悄然漸逝而去……。

有關于寫雨的文章嗎?急!

  月光下的孩子們咯咯地笑起來,他們高興地跳呀跳,頭上的小草帽也跳呀跳,周圍的樹林和小河也跳呀跳。月亮姑娘羞紅了臉,遮遮掩掩,莞爾一笑,她那顆藏起來的芳心也一定在雲彩後面跳呀跳的。
天賜的金色,天賜的月光雨,從頭頂到腳根,從外表到內裏,從骨頭到靈魂,都是金色的,都是透明的,都是像綠色一樣悅目像冰片一樣清涼的。
  
孩子們偷來幾頂荷葉,他們用荷葉把這金色的小精靈接住,小精靈們歡快地打滾。孩子們要把月光雨放起來,等明年春天種在地裏讓它們發芽、開花、結出滿樹的月光雨,然後再把這些金色的果實送給小夥伴們,送給幼兒園的老師們……
屋檐聽雨《散文》
每逢雨季,想起屋檐聽雨,別有美感,雖不似小河旋渦的戲水,沙灘趕海的涉足,小城胡同的幽藏,但也有細雨淺唱低吟,中雨呼東道西,暴雨飛沙走石之快感。
  且不說,那涓涓細流給我的,雨的梳妝,雨的詳和;且不說,那滾滾蕩蕩給我的,雨的玩耍,雨的火暴,讓我目不接暇,情感四溢。雨是我兒時的驚喜,雨是我兒時的歡樂,我就在這雨的天地,尋覓童趣的皈依,我就在這雨的視野,銘記龍江成長如許。
時間的味道彌漫我的家鄉。
  時間剝蝕我的家鄉。
好多年過去,我總存有上世紀中葉的一個畫面:北國烏裕爾河畔矗立的北安小城,那連綿起伏的茅屋,那生滿綠苔豎著蒿草的屋檐下,一個小男孩,光著半截身子,穿著褲頭赤著腳,懷揣想象,依站門闌,聽著苔鮮底茅草尖兒淌下的雨滴,有時候象珠子成串,有時候象簾子搖擺,腳踩雨滴濺造的一趟小溝溝,瞧那副神態,一半是觀雨的美麗,演繹無窮的變幻,一半是等爸爸掌著的油紙傘,媽媽牽著的遮雨布,等那日子成爲界碑留在雨中。
  這是一幅動人的“小城童子聽雨圖”?!究其實,在那憧憬寫滿的幼年,幽幽的深巷,宛若悠長悠長隧道,連通我走向四面八方的夢,惟獨這雨能守住我的心,讓我象讀懂古道,熱腸般的讀它,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,直到我背起行囊遠離。家鄉的雨,已然是澆在我生命的額頭的印痕。
  
迷戀雨就象那潺潺的流水徜徉于我的記憶。
還記得一連數日,聽雨上隱,老天爺仍是雨意不減,涼怨灑盡。那雨過了頭,水慢過門檻,沖進屋裏沒及腰,時孤寂一人,想起嶽飛與母逃逸洪水之事,沒有大缸,在漂浮的洗衣盆上打橫,兩手似槳滑翔屋外,蕩向街口,遇一好心的叔叔救起,我仍在喊笑不止並不覺怕。
  甚而還狂想,雨大城溝子可以擺船;我的木艦,紙船,都會圍滿嬉戲。屋檐聽雨,竟似童年的篝火,忽燎忽燎迷人。雖然雨大水大,淹牲畜淹房屋淹人總還有的,但我仍喜雨,表演的情趣,那就是大大的雨滴,瓢潑如注,嘩嘩作響,“倒”得滿街是“河”,隨處可見。瞧那,水面綻放朵朵翻卷的雨花,清一色的,亮麗可人,煞是好看,它們開開謝謝,明明滅滅,仿佛瞬間生瞬間死,生也壯烈死也壯烈,比那昙花更難撲捉,我滿心去收藏,卻數不清數兒。
  借著興致,沖“河”伸出小手,摘采那雨花,可惜沒了花身,易碎,不能將其裝進花瓶。我捧起又放下,放下又捧起,雨花開開落落我的掌裏,我的腳底,無窮無盡,開的遠遠的,直到迷茫望斷視野。這份天地,天大浴缸無比的爽,透心的惬意,我不知一生能有幾回!然而我終生沒忘記,這雨的親切含有渾濁貧瘠。
  
我聽到時間,在我身邊刷刷地流過去。
客居它鄉,我沒了這樣的雨。也許是遇到了,我卻長斷了孩提時的夢。
我有了大廈聽雨,所在環境不同,感受也就不一。蟄居在鋼筋水泥框架叢中,混濁的空氣裏聽雨,無非是喧囂的壓力尋求釋放,繁雜事物的一刻超脫,然鬧市的雨不那麽清新。
  那年,我到西雙版納旅遊,伫立叁星級賓館的門檐,傾聽熱帶的雨林,感到雨是熱的,雨是綿的,雨是甜的,來的快走的急。那洋洋灑灑的雨絲,挑戰了蒙蒙亮了的夢,紗罩霧籠了南國的熱帶植物,四周蓬蓬團團,冠層疊迭更顯神秘。遠方,叁五株兩人高的棕榈挺拔偉岩,傲雨鬥風;近處,七八棵椰樹點綴綠毯,相擁成傘。
  滿眼的披翠挂綠,雨乳般的詩情畫意,吟唱了欲說還羞的美,觀雨勝過觀景的爽,我在洗浴,大自然在洗浴。其實,我們尋美不常在雨中嗎?那撐著花傘穿著花衣的導遊,婀娜袅袅,輕步輕腳,襯有周圍的樓台亭閣探出半邊的蔥郁,人景相宜水墨淡青,無不是種溫馨,沁入心脾。
  這雲南的雨,象一首早已譜好的曲,哼得我記憶猶存。國外聽雨也長眼力,我到了新加坡,那家酒店挺靜儀高雅,印刷獅子城的標記。我以一老外身份,在它豪華玻璃門窗站立。這雨如城市一般幹淨,沒有一絲纖塵。雨下多久,我站多久。眼前的異國風情,著意藏躲雨中,任我猜任我想。
  新加坡是高度文明之國,地上沒有痰啧,沒有煙頭,空氣有股綠茶般的清新。這雨也就格外引我注意。我知道,穿幾天的白襯衫領口袖頭,仍不見塵痕,那雨經過雲的升騰飄逸,在天空摸爬滾打幾個回合,幾聲悶雷掉下來,會不會有染變髒?可是,我潛心發現,大雨淌下的積水,仍是清亮如許。
  
我想,我家鄉的雨,何時淨化這樣程度?
家鄉屋檐聽雨,也罷。國外酒店聽雨,也罷。走過的路,總有人記得。我弄不准哪天,我到其它地方聽雨,或到聯合國麾下聽雨,那雨肯定有一番感觸,不是嗎?!在不斷聽雨之中,時光那條大河,已經波瀾壯闊,從我眼前流過,青春轉瞬間就遠在彼岸。
  我想到“逝者如斯夫”,我心在戰栗,含淚聆聽,聆聽我生命深處,始終不曾變易的,對愛和美的等待和追求。如果眼前有個比較具象的畫面,我的筆耕應該就是那,在無星無月的夜裏,在山林中艱難尋路的旅人,期盼天際出現明亮的閃光,只爲靈感潛存熱望的,屋檐聽雨。
  

版權聲明: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連結及本聲明;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szlosa.com/wx/3338.html

下一篇:
標籤:有关 文章 于写雨

Copyright ©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656690534-1号 统计代码 网站地图